秉承“悟、修、敏、纳、达”的文化理念,探赜索隐,钩深致远,刚健笃实,自强不息
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技能竞赛 > 教师大赛 >
陈宝生深入西藏进行调研教育工作
发布时间:2017-10-14 15:42
大姐比我大12岁,我们都出生在羊年的五月。算命先生说五月的羊没嫩草吃,但饿不死,遍地都是草……我从不信他们的鬼话,但是我和大姐确实是历经坎坷,尤其是大姐,可以写一本苦难史了!只可惜我就读了几年书,只能简单的叙述一下我的大姐。
  
  山区的女孩结婚都比较早,大姐18岁就经媒婆撮合嫁到了邻村。婆婆愚昧又刁蛮,还没嫁过去就说我大姐会不会像我妈一样只会生女儿。婚后处处刁难大姐,姐夫又只听妈妈的。生下第二个儿子后大姐离婚了,带着只有三个月的小儿子住回了娘家,大儿子归姐夫抚养。
  陈宝生深入西藏进行调研教育工作
  二十多年前,离婚的人比较少,尤其是在那落后的山区,妈妈觉得大姐丢尽了我们家的脸。从大姐住回家开始,从早到晚对大姐都没好脸色好言语。我那时才十岁,什么也不懂,受妈妈的影响也不喜欢大姐。后来翻看二姐生前给我的信,其中有一段话是:小妹,你要对大姐好些,大姐真的好苦,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是的,当我经历了大姐一样的命运后才真正体会到大姐的辛酸!大姐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年少不懂事!大姐当时的伤心和无助是一般人无法承受的!那时让大姐再嫁是家里的头等大事,只要有人说媒,妈妈都逼着大姐答应。无助的大姐又匆匆的带着儿子嫁给了婚后几年没生育能力的现任姐夫,也姓汪。
  陈宝生对西藏教育工作提出三点建议。一是继续抓好双语教育。注重从娃娃抓起,夯实基础、提高质量,使孩子们学好国家通用语言,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二是加大对中等职业教育支持力度,要“立足产业抓职教,抓好职教促产业”“依托企业抓职教,抓好职教兴企业”“围绕就业办职教,办好职教促就业”。三是探索走应用型高校转型发展之路。要建设好特色学科和专业示范点,积极服务地方经济发展。
 
在与教育系统援藏干部教师代表座谈时,陈宝生对教育系统广大援藏干部教师忠诚履行职责、践行教育理想、默默无私奉献表示肯定。他勉励广大援藏干部教师处理好五方面关系。一是“送经”和“取经”。既要做好“教育真经”的“送经”者,又要做好西藏“实践真经”的“取经”者。二是教学和求学。既要传授内地的教育观念、教学模式、教育资源,也要深入学习了解西藏自治区的区情教情。三是成长和成熟。既要推动西藏教育体制机制的成长成熟,也要实现自身的成长成熟。四是支援和受援。要辩证看待、正确认识教育援藏工作的长期性、历史性,推动教育援藏工作健康发展。五是完成和完善。既要完成肩负的支教重任,也要通过这一特殊历练,完善人格、提升境界,让援藏经历成为人生中的无悔篇章。
  苦命的大姐开始了更加辛酸的生活。一直以为他没生育能力,大姐婚后也没采取避孕措施,谁知道结婚后大姐就怀孕了,又生下了一儿子。有了自己的亲儿子,他看大姐带去的儿子(小小)就不顺眼了,无奈之下大姐只好把小小交给父母亲代养。渴望女儿的大姐后来还生了一儿子。姐夫他那个人,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形容他,力气很大,什么农活都会干,就是像少根筋,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没主见。更可恨的是没钱就变卖家里的东西。大姐的缝纫技术很好,在广州打工多年。那边的黄金比较便宜,大姐有钱就买些留着以后儿子大了结婚用。谁知大姐花600元买了一戒指,他在家500元卖掉,最后把家里能卖的东东都卖了,留下两个在上学的儿子一走了之,妈妈知道后把两个十来岁的孩子都带回家了。大姐就在广州拼命打工赚钱供三个儿子读书。厂里不忙的时候,还到工地上去做小工。在广州十几年,吃了多了苦只有大姐自己知道。那个畜生一样的姐夫一走就没有回家了,到现在九年了,电话都不打给大姐。
  
  三个儿子都只读完初中就一个个出去打工了,转眼小小二十出头了,我们姐妹都嫁出去了,小小是爸爸妈妈带大的,继承香火的重任就落在小小身上。爸爸病重的时候我和大姐在家侍候爸爸,大姐是个胆大又精打细算的人,反正请假在家,不如把父母亲的老房子翻盖一下,省得以后又要请假,趁着爸爸还在,还有人可以商量。
  
  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爸爸也支持大姐。大姐说干就干,拆房子,挖地基,买材料等等都是大姐一个人操作,村里好多男人都承认自己比不上大姐。看着大姐忙里忙外我真的好心疼。可我是家里的“老把子”,没干过什么重活,但我还是尽我所能帮着干点。
  
  印象最深的是买砖头,砖头运回来得专门有人从车上搬下来码整齐,一般都是男人干。可那时正是农历四月,农村的忙时,根本就请不到人。大姐说请不到人我自己搬,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我也说,还有我!
  
  我们那盖房子用的是砂,碎石头和水泥压成的空心砖块,一块重40斤以上。3000多块砖头,拖拉机拉了六趟,全是我和大姐两双柔嫩的手从拖拉机上一块块搬下来,再码得整整齐齐的。拖拉机还出毛病了,最后一趟天黑了才送来。我和大姐忙完时已经九点多了。累得我全身骨头像散了架,大姐的十个手指头肿得像胡萝卜。想到那畜生一样的姐夫,我骂他干嘛要活着,死了算了,好让别的男人来心疼我大姐。大姐哈哈大笑,你愤愤不平干嘛?我早当他死了!唉!我可怜的大姐,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死啊!
  
  父亲去世时,大姐无意中听到邻居和别人说礼金要少送点,以后我们家就没人来还了。在我们那,无论红白喜事,村里几乎家家都出人情,也不多,现在好像是50元。大姐听到后,从父亲去世后,只要是和爸爸生前有人情往来的,他们家摆酒席,大姐一家不漏的出人情。不在家过年回来再去补。她说:我爸爸一辈子没亏欠过任何人,不能在九泉之下听人说闲话。
  
  爸爸生病,为了照顾爸爸这事,我和四姐对三姐很多意见,大姐说:都是亲姐妹,不要计较那么多,今生我们是姐妹,来生也许互不相识!
  
  大姐省吃俭用,没买过一件超过200元的衣服,最贵的衣服是我八年前给她买的羽绒服,打对折买的,才两百多元。她自己在厂里做衣服,衣服都是买布自己做的。给我和女儿做了好几套全棉内衣,昨天还打电话给我,说那的保暖衣便宜质量也不错,给三姐买了一件,想给我也买一件,我喜欢黑色,没有黑色就没让她买。
  
  和大姐在一起总是很开心,记得有一回我给她发信息,本来是喊她老大的,结果打错了,打成了老天,我们俩都哈哈大笑。从此,“老天”成了我对大姐的昵称,每次我和大姐都会心一笑。去年腊月,大姐当上奶奶摆酒席,由于天气不好,茅房的粪便挑不出去,那天天气好了,大姐担心那天人多粪水冒出来,想挑掉一点,可她正在生理期,不能挑。我说:你不能我们能,我们仨一人挑三担。我说干就干,脱掉羽绒服,挽起袖子,可到了茅厕那又回头对大姐说:大姐,你不能挑,你得帮我舀粪,到了地里也是你浇粪。大姐满口答应,因为她也知道,我从没挑过粪。就这样,我挑着在前面走,大姐扛着粪瓢跟在我后面。到了地里,大姐把粪浇在我和爸爸生前栽的树上。四姐也跟我学,本来就肥胖的大姐一路上跑得满头是汗,当然,我们姐妹仨更是笑成一团,人家说没见过挑粪还这么开心的。我和四姐都知道,轮到三姐时肯定是三姐夫挑,所以,我和四姐各挑了两担就说好了,剩下的都交给三姐夫了。大姐笑我们耍赖,呵呵……
  
  大姐安置好了一个儿子,还有俩儿子也二十左右了,她又在盘算着什么时候盖房子。
  
  我可亲可敬的大姐!
  
  臭美的大姐打着电话也不忘了对着镜头摆造型
  
  看见这照片我就想笑,历经苦难的大姐一直笑得这样没心没肺
  
  女儿偷拍的,记不得我们为什么笑的如此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