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承“悟、修、敏、纳、达”的文化理念,探赜索隐,钩深致远,刚健笃实,自强不息
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技能竞赛 > 学生技能比赛 >
国际职业教育大会的召开是中国职业教育走向世界的一大举措
发布时间:2017-10-14 15:35
国际职业教育大会在唐山隆重开幕。“中国匠谷”北京曹妃甸国际职教城亮相本次大会。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相关机构代表、与会各国教育部官员、职业技术教育领域国际机构和非政府组织代表、教育部相关司局和地方教育管理部门、国内外专家学者、学校等教育机构和有关企业代表齐聚唐山,共同讨论未来职业教育的发展道路,开启“中国职教·世界视角”的新篇章。
“唐山有着光荣的传统与历史,有中国第一个‘中国匠谷’北京曹妃甸国际职教城。”教育部副部长孙尧在致辞中表示,希望积极推进职业教育服务“一带一路”国家之间的合作,继续探索在发展中国家更高水平的职业教育模式与经验,并且分享发展的成果与理念,为世界各国职业教育迈向更高水平做出新的贡献。
据了解,北京曹妃甸国际职教城自2016年2月开工建设以来,在职业教育发展道路上,一直以超前的眼光、战略性谋划布局健康发展,紧抓国内、国际职业教育发展动向,以敏锐的洞察力分析研判世界职业教育发展遇到的困难和挑战。目前,已与多个国家的教育机构、知名学府达成战略合作协议,促进国际化办学与国际交流,引进国际先进教学理念与教育成果,优化中国职业教育;同时致力于将中国职业教育推向世界,扩大中国职业教育的影响力。
据职教城宣传部负责人李倩介绍,之前,北京曹妃甸国际职教城通过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密切联系,极力促成了此次国际职业技术教育大会的召开,也全程参与了大会的筹备及举办,此次大会的顺利召开是职教城打造国际职业教育品牌,促进中国职业教育走向世界的一大举措。
二姐,你孤独的长眠在江苏南通已经19年了!你嫁到南通时,我才14岁,还在上六年级。在你生前我没有去过南通。你去逝7,8年后,我和四姐三姐先后两次去看你,但是二姐夫都不在家。记得第一次去南通,当我们一路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你生前生活的村庄,接待我们的是二姐夫的二哥,我不知道祭奠的物品不能拿进人家的家里,当那二嫂拦着我不让我进门时,我难过委屈得失声痛哭!后来一次也是来去匆匆。去两次都没有见到二姐夫,在那陌生的地方,除了二姐夫,没一个认识的人。二姐,你临终前特别想回家,说就是死也要死在湖北!二姐啊!我们也好想把你的骨灰带回家,可是种种原因都没能做到。
  国际职业教育大会的召开是中国职业教育走向世界的一大举措
  二姐,对你,我有着特殊的感情!家里人口众多,那时没有其他经济来源的父母靠几亩薄地养活一家九口真的很难!从三年级下学期开始,你用微薄的代课工资供我上学,一直到小学毕业。没有你我可能小学都念不完。当时我就发誓等我长大后,一定好好报答你!二姐啊!你还没等到我长大就匆匆的丢下我们了!可怜的二姐,你病逝时才25岁啊!
  
  你远嫁后一直和我保持着通信,我永远也忘不了最后一次给你寄信的情景……当年才十六岁的我初二都没念完就去武汉打工了,没有身份证,用的四姐的身份证。我给你寄最后一封信时,封信封口我用的透明胶带,割胶带时不小心把手指弄破了,留了点血迹在信封上,和我一起打工的女孩是我从小玩大的伴,她说信封上有血迹不吉利,叫我换个信封。傻乎乎的我说没事。从此,就再也收不到你的来信……
  
  那年我在老家的写字台的抽屉里找到了你给我的大部分的信,我整理好带到了泰州,珍藏在床头柜子里,不敢轻易翻阅,因为看见你熟悉的字迹我总忍不住失声痛哭!昨天晚上我写好信找地址,再一次阅读你的信,在他轻微的呼噜声中,我无声的哭泣了好久好久……昨晚我很晚才睡着,习惯了四点半就醒的我今天那个点依然醒了就睡不着了,清明将至,我和四姐很想再去看看你,我在努力联系二姐夫,希望昨天晚上写的信能有回音!
  
  这些都是二姐当年给我的信
  
  这是二姐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
  
  20年前二姐夫妻的照片
  
  姐妹五唯一的合影,左边第一个是二姐,最中间的是我,那年我才14岁,身上穿的衣服是二姐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