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承“悟、修、敏、纳、达”的文化理念,探赜索隐,钩深致远,刚健笃实,自强不息
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职业规划 >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着力促动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
发布时间:2017-10-14 15:05
“我们职业教育的学生来源可能不是考600分的,可能是300分、200分的,但我认为这些孩子并不是失败者”;“由于有一段时间,我们在顶层设计上没有太搞清楚,把中等职业教育的定位设定在培养低端劳动力,这是极其错误的”;“我们瞄准的是产业链、价值链的中高端,要培训中高端的技术人才,不是培养‘一技之长’。‘一技之长’是职业培训,不是学校教育”。鲁昕在12月19日一场关于提高职教人才培养质量的视频工作会议上,对全国各省的职业教育骨干干部和典型学校的校长们如此强调。
 
  那天,也是教育部发出《关于深化职业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若干意见》),截至向各界征求意见前的最后一个上班日,“我们收到了社会各界近1000条的修改意见”,鲁昕说。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着力促动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
  2014年,堪称中国“职教”年,一年之内,职教相关的政策文件密集出台。年中,《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下称《决定》)相继公布;9月,《职业教育法》修法工作启动;年末,教育部则发出《若干意见》,准备拟定全国职教体系为因应转型需求所应采取的具体工作措施。
 
  然而,即便改革战鼓频催、层层号召山响,在当下社会的普遍观念中,职业教育的生源,仍被视为处在应试分流制度的末端。职教院校的资源分配和社会形象,相对于普通教育体系居于劣势。学生在接受初、中阶职教训练后,衔接到高等职教机构的渠道不畅,缺乏学业上升途径。中职、高职院校的教学品质参差不齐的现象尤显严峻。
 
  从今年年初开始,上述的情况发生了改变。决策层开始重视现代职业教育的发展,李克强总理在接见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的参会代表时提出,“职业教育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意义重大,不可替代。”职业教育开始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自从嫁到这里,我就越来越怕过年了!
  
  远嫁他乡的孤独,和对远方亲人的思念,也许只有远嫁他乡的人才能体会!虽然父母都不在了,但是每到过年,我还是特别特别的想家!昨天四姐给我电话说:如果想家明天就回来吧,还来得及。我拼命控制住自己,以平常的语气和姐姐说了几个不能回去的理由,但是挂掉电话,泪从眼角滑落!
  
  我害怕过年,怕年前的大扫除,每年都是我一个人打扫,上星期天,下着雪,我花了一下午时间,把最难打扫的厨房清理成了我满意的样子。昨天才开始放假,我上午洗好衣服被子去了趟医院,午饭后清理好冰箱再跑到市区的大超市逛了一圈(精心选好挑好称好的东西放在推车里,人多推着车不方便,我把车随便一放去拿了点别的,回来连车带东东都被别人推走了,我得重新再挑再称),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昨天从医院回来,我的心就七上八下的!本来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妇科小手术。我的节育环上了十年了,需要去换一个新的。上环后得休息几天,尤其是像我这样每天干着体力工作的女人。可我舍不得一天一百多元的工资,一拖再拖心想着过年放假了时间又正好凑巧的达到取环上环的时间限制。哪知道昨天去医院,医生告诉我,我这种环是在湖北上的,她没见过,加上我两年前做过利普刀手术,宫颈口变小了,她一个人不敢冒然给我取,叫我明天再去。让我本来就紧张的心更加揪着了!
  
  明天,他哥哥嫂子从东北打工回家了,我们共一个院子,每年过年,都是在一起吃,奶奶还在的时候,一家九口的饭菜都是我做,我不会打牌,又不走亲访友,每天就像保姆一样的料理着九个人的一日三餐……我真的烦了!怕了!!所以,每到过年我就有种想逃走的心理!他说,今年过年分开吃,我说这话只能你说或者爸爸说,我就算一肚子不满,我也不会说。
  
  害怕过年,我习惯了早睡早起,无论晚上几点睡,早晨五点左右我都自然醒。可这里从除夕开始,一直到正月十八,没日没夜没完没了的放烟花爆竹,让我无法安睡!真的是岁岁摧人老啊
  
  害怕过年,可年年得过……
  
  唉!这大过年的,希望我低落的心情不要影响大家过年的心情啊!开通空间整六年,感谢走进我空间的每一个人!更感谢从空间走进我心里的每一个朋友!新的一年就要来临,一汪情深恭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