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承“悟、修、敏、纳、达”的文化理念,探赜索隐,钩深致远,刚健笃实,自强不息
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专业建设 >
招生就业
发布时间:2017-10-14 16:10
招生就业
  昨天下午,儿子从他生母那回家了,是女儿骑电动车从半路接回来的,车子在村口出毛病了,姐弟俩推着走回家的。才到院子,就跟着进来了两邻居,围着儿子问这问那。我听见我家隔壁的和另一人说,儿子告诉他生母在家吃不到大骨头的骨髓,昨天在他生母那里吃了三根直骨骨髓…还说什么小孩在家像没得吃,在那里能吃的不得了……我听了暗自冤屈!女儿三月的时候奶水不够,那时没钱买奶粉,就用大米磨成粉熬成糊喂她,十个月后就开始吃饭,一直到现在胃口都很好,除了吃了几盒钙片,从小到现在没吃过任何营养品。每天放学回到家先问我什么时候吃饭,然后上楼写作业,喊吃饭时她是第一个到厨房。儿子据我所知,他生母在他很小的时候贪恋打麻将,经常整天把他放摇篮里,感冒就像家常便饭一样,经常打针两边小屁股都起了像鸡蛋一样大的硬块,还落下了一感冒就咳嗽半个月甚至个把月的病根。从四岁就订牛奶了,但是早晨基本上都是空腹喝杯牛奶就去幼儿园…我来的时候儿子只有六岁,冬天我帮他洗脚,夏天帮他洗澡,还用老家的偏方给他治咳嗽的病,公公欣慰的说:他亲妈都没这样对待他,只知道打麻将,在她那过几天回家由于没洗脚脚丫子都烂了,小时候成成大便后都不敢给擦屁股,都是喊我来擦。那年我们一家四口回湖北过年,大姐看我接过儿子吃剩的饭菜就吃,说:小妹,你真的是打心眼里喜欢这小孩,我生了四个儿子,但我从没吃过他们吃剩的饭菜。从我进这家门到现在,我不敢说把儿子照顾得有多好,我只能说在吃穿上没有厚此薄彼。这么多年来,就上月才和嫂子他们分开吃,一家七八口,一样的饭菜,女儿和侄女就吃得凶长得凶,儿子是零食吃得津津有味,吃饭就难以下咽。说到零食,以前哥哥嫂子不在家时,我要么不买,要么就买三份一模一样的。那几年哥哥嫂子不在家,我把侄女也料理得好好的。才来的时候,儿子没几件像样的衣服,加上整天在地上摸爬打滚,裤子穿上没几天膝盖处就破了,我经常给他买衣服,女儿倒穿了不少侄女和别人给的旧衣服,那时女儿老埋怨我偏心。近两年女儿不穿了人家给的衣服,加上个头长得快,往往上半年买的衣服下半年就不能穿了,而儿子的生母该给的抚养费一分都不给,衣服倒买了不少。所以这两年给女儿买衣服是多些。说到吃的,除了偶尔给九十岁的奶奶单做点吃的,从没另外给谁加过餐。刚来时经济紧张,儿子牛奶也断了,我买了台豆浆机,每天给他们煮新鲜的豆浆。从这月开始才给他们俩订牛奶。关于吃大骨骨髓,由于家里人多,排骨太贵,我都是买大骨头烧汤,三四十元可以让一大家子好好吃一顿,最近两次碰巧人家都只剩一根大骨头,我就另外再买点小排或板骨烧的汤,而有骨髓的就只有一根直骨了,偏偏每次女儿都是第一个到橱房,这两回的骨髓都被女儿吃了。我答应儿子上礼拜一再买一定让他吃到的,但是那天下班后和老公去了趟高港回家时天都黑了,晚饭都是女儿做的。想不到儿子把这事告诉了他生母。我能理解他生母的心情,必竟她一年也就和儿子见一两面,加上自古以来后妈的“恶毒”已经深入了大多数人的脑海。儿子这几年个头也没见明显增高,她不心疼才怪!也许是遗传因素,也许是女孩发育早些,女儿才十三周岁已经一米六了,而儿子十周岁了才一米三几。但是还有一原因很重要,女儿能吃能睡,九岁就开始一个人睡,每晚八点多就睡觉了,在学校体育是女生中的佼佼者!所以女儿长得高。而儿子不能吃又不早点睡,一直和爷爷睡的,每晚都是九,十点以后才睡,又不好好锻炼身体。以前他们上学我每天早晨(雨雪天除外)要他们俩围绕院子跑步,女儿二十圈,儿子十圈。女儿都自觉的跑完,但是儿子经常找这样那样的借口不想跑步,逼急了就哭,最后就不了了之。现在女儿上初中了,早上走的太早,他们也都不跑步了。儿子个头长得慢我也着急,发育阶段一定要能吃能睡,加上适当的运动,可他不听我有什么办法!晚上嫂子下班回家了,我告诉她这些,嫂子一脸惊讶!那些话你怎么知道的?马红梅(儿子生母)给我电话也唠叨了半天,我都没敢说出来,怕你听了难过!她肯定打电话给老红英(邻居,马红梅认的干妈)了,嘴在她们脸上,随她们说去。后妈本来就难当,这几年你的付出我们都看在眼里!她要是真心疼儿子当初就不会丢下那么小的成成说走就走!是啊!我做的再好也不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我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行!
    有没有人不因为待遇而工作?有。就是因为“感觉”。
  我喜欢,我做。不论是首席执行官(CEO)还是新员工,都有这种可能。“义”的需求其实是一种非常自我的期望,要对得起自己的感觉,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自己的信仰。那些因为义的需求而工作的人,在别人看来,可能表现为不求回报,也经常表现为不可理喻,因为是自我感觉,所以,很可能看上去是不理性的。
  “名”的需要是被别人认可,需要理性;“利”的需求是得到实际回报,不理性也得不到。只有“义”的需求,完全来自自我的感觉,所以往往有反理性的特点——反叛。2005年,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火爆一时,主办者利用的就是人们对于理性的反叛心理。他们标榜“想唱就唱”,在最后的对决环节,不用所谓专家(代表公认的理性)意见,全部靠观众的短信投票。
  当今职场也有那么一群人,完全凭感觉做事,在一个企业打几天工,然后就背上包出去旅游,钱花完了,再去打工。不过,在多数情况下,追求自我感觉,要以名、利为基础和前提条件。
  李开复从微软跳槽到Google,按李开复自己的说法,是“追随我心”,属于义期望的驱动。李开复这次“追随我心”固然是在自己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的前提下,不过,分析李开复的历史,反叛传统确实是他的个性。上世纪70年代,李开复在美国上大学的时候,父母给李开复选的专业是法律,那是个可以找到高薪工作的专业。李开复自己中途换成了计算机。
  追随我心,反叛传统,可能让自己获得超值的回报,不过,风险也很高,多少有点赌的成分在里面。能够用理性来控制自己对“义”的追求,对职场生存和发展更为重要。
  不求回报,其实是不求当前的利的回报,可能要别的。
  “义”的感觉完全发乎内心,不是可以随便被管理出来的。有些企业希望员工用成就感替代对利的要求,其实不大可能。